面对难堪提问 “主佛”躲闪回避

来源:凯风网 发布时间:2019-01-10 11:15 浏览次数: 【字体:

 

  李洪志吹嘘自己是比释迦牟尼、耶稣还高几百倍的大佛,“法轮功”内部则尊之为“宇宙主佛”(见下面的截图)。李洪志喜欢“讲法”,还经常在法会上现场回答弟子的提问。有的弟子问得刁钻,往往让“主佛”难堪。李洪志声称“我有一切能力”(《二零零四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》)、“我什么都做的到”(《二零零三年亚特兰大法会讲》),然而面对难堪提问,李洪志只能躲闪回避,迅速抽身。

 

“法轮功”媒体称李洪志为“宇宙主佛”

  有一次,弟子问:“我们会见证最后的大审判吗?”李洪志没好声气地呵斥:“不要师父说什么,就执着什么。别管它,做好自己该做的。”(《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》)

  就在这次“法会”上,李洪志自称首次公开提出“大审判”这一概念,并吹嘘说大审判原先“那一层的安排都不算了,最后是我来决定怎么办”。既然如此,说明李洪志对“大审判”的时间、内容、步骤等都有决定权,那就应该知道何时进行“大审判”,也就必然能推出弟子能否见证“最后的大审判”。然而,当弟子提出自己会不会见证它时(实际上就是问自己能否活到彼时),对此“突袭”毫无准备的李洪志根本无从正面回答,便蛮横无礼地斥之为“执着”,以此迅速抽身。显然,李洪志在到底能不能决定“最后的大审判”这一问题上,已经自相矛盾了。可以想见,提问的弟子心里极不服气:就准你为师的信口胡说,弟子顺着你的话问一句,怎么就是“执着”呢?“牛皮好吹,摊子难收”。说什么“别管它”,李洪志大概早就忘记了让弟子见证最后辉煌的承诺了(参见2001年8月《正法时期大法弟子》)。当然,未必是真的健忘。退一万步说,就算确有“最后的大审判”这回事,李洪志也无法正面作答:回答“不会见证”吧,弟子必大失所望;回答“会见证”吧,弟子必会追问何时、以何方式见证,那将令李洪志更为难堪。

  还有一次,弟子提问“有些佛教徒对师父《转法轮》第七讲谈到释迦牟尼佛的故事不理解,说查遍《大藏经》都查不到,因此影响他们对大法的理解。”李洪志回答说:“对呀,我能讲出一切法来,我能讲出天上一切佛、一切神的一切来,我能讲出释迦牟尼佛的过去、现在与将来,都是经书上没有的。……别管那些常人的说法。”(2005年《美西国际法会讲法》)

  弟子公开质疑李洪志胡编乱造“释迦牟尼佛的故事”,并指明已由佛教徒证实“查之无据”。李洪志不学无术而又要自诩渊博,想必当时对提问者径直朝着自己的知识盲点“下刀”极为难堪和恼怒,又不便当众发作,于是就将佛教徒的严谨考证贬为“常人的说法”,吹嘘自己讲的是佛教经书上没有的。可又怕较真儿的弟子穷追不舍,瞄准自己的知识盲点再生枝节,便用“别管那些常人的说法”截断弟子继续质疑的话头,让自己迅速脱身。

  最后,让我们回到李洪志的原话上来。

  “不要师父说什么,就执着什么”这一呵斥十分蛮横,你李洪志让弟子“百分之百的信师信法”,那就意味着“师父说什么,就执着什么”是你提倡的呀,怎么又否定它呢?李洪志吹牛撒谎没底线,一旦被戳穿,就恼羞成怒,迁怒于质疑他的弟子。这就是邪教教主的恶品!

  “我能讲出一切……都是经书上没有的”(详参上文)这句话,一来说明李洪志狂妄自大,二来说明李洪志等于承认了自己是胡编乱造,不仅不以为耻,反倒引以为荣。完全是一副泼皮无赖的嘴脸。

  李洪志如此邪乎,当然是货真价实的邪教教主,这种人不遗臭万年才怪呢。


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
【打印正文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