汇森山庄,每个人心里的那座院子

来源:安州旅游 发布时间:2018-10-17 16:22 浏览次数: 【字体:

从前,把生活过成诗,

如今,在诗里寻找生活。

步伐往前,眼眸向后。

汇森

山庄

它是每个人心里的那座院子

本是一座极为低调的美丽山庄,只因一个不小心,误闯了诗人的眼,挠痒了看客的心,美成了艺术的符号。

在一个露水丰盈的早晨

清风绕肩

树枝上还有浓稠的鸟鸣

待黄昏归去时

夕阳下被风吹散的记忆

也变成落花的温柔

这个早晨是故乡的,

不是在路上的,

风还是该温软,

它撑着梦一般的喜筵,

带着一群野鸭,

在湖中的水光里闪动,

浮出珠沫,

再溅开。


以房为布,树为色,以秋风为画板,水波为画笔,蓝天作轩窗,白云作幕帘,绿草为竹席,眼底山水,似缀满珠彩的锦被,绘制了汇森的一整个秋天。

披一身秋的霞光,

每日倚在静谧的黄昏后,

突然聆听柳风放歌,

也不去惊扰那在芦苇深处的江鸥。


青山中每一树浓重的秋色,桥下每一缕湖水的温度,一片红叶点染苍苔,几处桂花落地成雨,房屋不似大厦般高不可攀,远处青山绿水,近处五彩斑斓。

秋阳一抹,

暖暖斜斜,

和朋友聊着天南地北的知心话,

在落日余晖下眺望远方。

汇森

山庄

院子里,住满生活 ,种满悲欢喜乐

木心说:“现代人住的那种房子,一人一套,平安富足苦渡光阴。”

先生所言,一语中的。

我们经历的物质与精神的繁荣,背后却是精神与文化的失落,而城市格子间的压抑,捆绑的不只是身体。

林徽因诗云:“一阵萧萧的风,起自昨夜西窗的外沿,摇着梧桐树哭,起始你怀疑着:荷叶还没有残败,小划子停在水流中间。”这样的意境再美不过了。

来汇森吧,这样的意境再美不过了。

山庄内,

花开花落,看遍岁月的更迭,

小屋内,

悲喜交加,那是人间的起落;

窗影里,

流动着最真实的灯火阑珊。

久居城市中的我们,钢筋水泥代替了色彩,空调冷暖模糊了四季。城市代替了一户一院,代替不了少年时的倚门回首,代替不了乡愁。

中国人的院子,

是一个空间的容器,

它们不仅可以安身,

还可以安放我们的性灵,

中国人的悲欢喜乐都种在院子里。

宗白华先生说:“中国诗人多爱从窗户庭阶吐纳世界景物,人们把大自然吸收到庭户内,庭院艺术发达极高。深广无穷的宇宙来亲近我、扶持我,无庸我去争取那无穷的空间,像浮士德那样野心勃勃,彷徨不安。”

愿你的窗户庭阶也能盛满泱泱万物。

南风过墙,

日光渐渐变长,

昏黄的日影,

像极了旧时的记忆,

我们在这听秋雁筑巢梁间,

剪剪的身影,

却如朝夕相伴的故人,

虽是人间烟火,

更像是随时间流动的诗歌。

汇森

山庄

汇森的院子里,藏满柴米油盐

每个在泥里长大的孩子,

炊烟是最幸福的记忆。

每当走在放学归家的路上,

远远地望到自家屋顶的炊烟就很心安,

因为那是母亲的炊烟。

记得一句话是这么说的:“吃了整整一年外卖,回家的路上睡着了,梦里全是妈妈烧的菜。”

认真生活的人,最简单最难得也莫过于一日三餐都能照顾得很好。

偌大的敞口瓷碗口冒着绵密蒸汽,食材间彼此渗透,琐碎的日常便增添了一份幸福感。

肉质鲜美,口感劲道滑嫩,入口浓郁鲜甜、香浓滑爽。

这里的食材赋予你的温暖,就像远方的妈妈每次在电话里都要反复叮嘱,“就算一个人在外,也要记得按时吃饭,多喝汤啊。”

这里的天空很蓝,

这里的房子颜色很好看,

这里的食材很新鲜,

饭菜很可口,

秋日的光照在你微微扬起的脸上

幸福就是寻常的日子依旧。

这里盛满了人间况味,它有落叶,蛰虫,宿雨,这里装满世间清欢,它有烟火,炊烟,呼唤。一砖一瓦,一廊一檐,都在记忆里,忘返流连。


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
【打印正文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