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源: 发布时间:2017-09-30 14:22 浏览次数: 【字体:

方言又称地方语、土语,具有鲜明的地域特色,又处在不断发展变化之中。安州方言属四川方言分支,与邻近市县的方言有共通性,又有自己的独特性。 

就其词汇,绝大多数与普通话词形相同,词义相同,也有一部分词形相同,词义差异较大。例如:普通话中“水”是名词,一个水分子由两个氢原子和一个氧原子组成,在安州方言中,“水”则可以当着动词,表示欺骗,不讲信用。安州方言大约只有500~1000个普通话中没有的词汇。例如:“与人共事而没有得到相应报酬”,称为“幺赶网子”;“衣着、行为不端庄”,称为“二不挂五”;“没办法收场”,称为“幺不倒台”;“逞威风,耍霸道,随心所欲欺压人”,称为“马干吃尽”;“容貌十分相像”,称为“不脱壳壳”,等等,都须用普通话解释。 

就其语音,安州方言与普通话也有一些差异。声调方面:普通话有阴平、阳平、上声、去声,安州方言也有大致对应的四个声调。普通话的阴平与安州方言的阴平十分相近,如“高”,普通话读“gāo”,安州方言的发音与此差异甚微。普通话的阳平与安州方言的阳平近似,不同处在于安州方言发音更短促。普通话的上声,在安州方言中的发音近似于普通话的去声,如“姐”,普通话读“jiě”,安州方言发音近似于“jiè”。普通话的去声, 在安州方言中的发音近似于普通话的上声,如“谢”,普通话读“xiè”,安州方言发音近似于“xiě”。安州方言还有几个特点:卷舌音、平舌音分辨不清;前鼻音、后鼻音分辨不清;个别地方“f”“h”分辨不清,“uang”“ong”分辨不清,如将“huāhuā”(花花)读成“fāfā”,将“huángtǔ”(黄土)“fángtǔ”,将“chuáng”(床)读成“chóng”。 

就其语法,则与普通话差异不大。如“她小月了”是安州方言,“她流产了”是普通话,语法上都是由主语、谓语组成;又如“他是个夹舌子”是安州方言,“他是个口吃的人”是普通话,在语法上只是普通话多了一个定语。使用定语、状语、补语,也与普通话近似。例如:“他喝得二麻二麻的”是安州方言,“他喝得半醉”是普通话。在语法上,补语的位置完全一致。当然,也有一些特殊句式,与普通话不尽相同:其一,用“得不得”“得不”句式表示疑问,如“你得不得空?”普通话为“你有空吗?”“你来得不?”普通话为“你能来吗?”;其二,用“不得”句式表示肯定,如“我不得来”,普通话为“我不能来”;其三,宾语后缀否定词表疑问,如“饿了没有?”普通话为“饿了吗?”;其四,宾语前置与“给”合成状语,如“给他一个耳光!”普通话为“打他一巴掌”。还有一种况,即在谓语后用“呱了”表肯定,如“我走呱了”,普通话为“我走了”。 

20世纪50年代后,安州方言向普通话接近的趋势愈来愈明显。究其原因,一是学校全面推广普通话;二是九年制义务教育普及,全民文化素养不断提高;三是80年代以来电视日渐普及;四是官方普遍使用普通话;五是报刊杂志、广播、收音机普遍使用普通话。凡此种种,潜移默化熏陶受众,故方言受到冲击。普通话逐渐取代方言,有助于和外地人交往,有助于思想文化交流。 

 

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
【打印正文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