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调元

来源: 发布时间:2017-08-30 11:15 浏览次数: 【字体:

李调元_副本.jpg

李调元(1734—1802),字羹堂,号雨村,别号鹤州,童山蠢翁。安县宝林镇李家湾大沙村(原属罗江)人。他是清代蜀中博学多才的学者、诗人,并长期致力于发展教育和戏曲事业。

青少年时代,李调元刻苦攻读,博览群书。乾隆二十四年(1759年)25岁考中举人,四年后,考中进士,点翰林,作了十年京官,在京时他就表现出了立身正直,不畏权势的为人性格,怒斥向他索贿的官。

乾隆三十九年(1774年)他任广东乡试副主考,随即,又担任广东学政,巡视广东省十府三州。他铁面无私,严禁舞弊,奖励勤学向上的学子,受到士子们的称赞。

乾隆四十五年,李调元任满回京,升任直隶通永道道员(正四品),创办了潞河书院,努力培养人才。当时,清王朝开设《四库全书》馆,征集全国图书,李调元不少好友参加了《四库全书》的编纂工作,他利用这个机会“遍访异书”,留心搜集四川乡土文献、乡贤先哲著作,节衣缩食出钱征购,借阅抄写,力图复兴因明末清初战乱而凋零不振的巴蜀文化。

恰于此时,他因受奸臣陷害蒙冤下狱,被充军流放新疆伊犁。后来吏部尚书袁守侗查明冤情,冒颜告请皇上,乞求允许他赎罪,让他回乡著书立说。乾隆为袁守侗奏言所动,允许所请,李调元这才在流放途中被释放。

李调元回到他梦魂萦绕的宝林大沙村,著书立说,刻印《函海》呕心沥血地追求千秋大业。大沙村的油灯伴随李调元度过几多不眠之夜:“草堂泛水清,照见溪上屋;幽人正著书,灯光映修竹” 。

李调元在回到故乡后,才有时间在故乡优美的山川野鹤闲云般地遨游,安县奇山秀水让他陶醉,“两次罗浮留我宿,峰峰认得李山人”,“摩碑思补史,谙药解笺骚”。他记下了川西北的自然风貌、人文景观、寺庙古道、民俗风情、食谱特产。

李调元醉心戏曲,他不仅是理论家,而且是昆曲的实践者和教育家,为川剧艺术励兴贡献巨大。他创办了“家伶”戏班,在川西巡迴演出,重金聘请苏州教师培训,为昆腔传入四川做出了巨大贡献。他亲自从事戏曲教育、编写剧本,记载了珍贵的吹腔、秦腔、二簧腔、女儿腔、弋阳腔、高腔等戏曲史料,对戏曲的发展脉络进行了细致的探索,写成了《雨村剧话》、《雨村曲话》,被人们成为“川剧之父”。

李调元对质朴的民间烹饪十分赞赏,主张传承传统烹饪成果,“一次一食,务禀先型”,奉劝人不要再饮食上猎奇,他收集了大量的民间饮食技艺,编入《园绿》,全书记载了烹饪39种,酿造24种,糕点小食24种,食品加工25种,饮料4种,食品保藏5种,对川菜的不断发展起到重要的桥梁作用。

李调元著述颇丰,他著有《童山诗集》、《童山文集》、《童山曲话》、《雨村剧话》、《雨村诗话》。完成了收书153种的学术总构——《函海》,内容博大精深,饱含了经史、文学、诗歌、金石、考古、书画、戏曲、民俗、神话、语言学、音韵学、农学、姓氏学等研究成果,为研究古代巴蜀文化提供了宝贵资料,为传承中华传统文化作出了杰出贡献。

李调元刊印的《函海》收藏在安县大沙村“万卷楼”内。“万卷楼”是李氏家族广搜博采的书库,称为“西北藏书第一家”。嘉庆五年万卷楼被打劫的歹徒焚毁。李调元从成都归来,徒见书化蝶飞,楼成废墟,悲痛欲绝,用双手将书灰捧入绢袋,葬入黄土。此后便一病不起,以身“殉书”。弥留之际李调元吟咏:我愿人到老,求天变作草,但留宿根在,严霜打不到。

小草峦山,路人怀土。难忘故乡那山山水水,弯弯的石板大路,覆荫数亩绿云如泼的黄柏树群,一代文星陨落在罗汶江畔大沙村故里。文坛宗师袁枚在赠李调元诗中写道:“童山集著山中业,《函海》书写海内宗”。历史证明《童山文集》、《童山诗集》确系藏之名山,传之后世的不朽之作;《函海》巨著,已为海内所宗仰。


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
【打印正文】